榴莲炖鸡

抽搐型写文。

老福特对弱势群体越来越不看重了。

武暗,正常向。略长。

           屋檐下正欲撑伞走出来的两师兄弟,叹息着没能赶上一个好天气。师弟看着脸上挂着笑容的师兄很是疑惑,看着师兄笑容愈加深邃,正欲开口询问,踏水而来的声音由远及近,他看见雨帘之中快速飘来的紫色烟雾,擦过师兄快速离去,似乎有股,兰香。

           肖城撑伞走到雨幕中,看见因为跑的太快在不远处屋顶摔倒的某人,笑意加深,回头喊了句师弟快走。

          武当道长仙风道骨,这么一看,倒仿佛是风土画中下凡游玩的仙人。

       师弟抬头问肖城“师兄,刚才那女子是?”“你师嫂。”
随手买了把油纸伞的盛烟一蹦一跳的踩着水坑走过金陵的长街,想到了什么,嘟着嘴泄愤似的猛踩脚下的水坑。

     肖城和盛烟在盗墓贼突起时,相识于江南。

           肖城是奉师命前往江南清理贼人,也要为武当争气。巧着偶遇了河边抱着罐子玩水的盛烟,想到自己一人多有不便,他便上前搭话要与她同行。“暗香行事凶残,免扰了道长。”这便是拒绝了。只是肖城从未发现,自己竟然是个如此死皮赖脸的人。当下便说以后要多多指教,又搬进了盛烟住的客栈,早起一同吃饭喝茶,倒实在像一队的人,盛烟虽然不快,但打斗几次无果也就默许他跟着,反正第一次下山,多个人也是好的。

        可盛烟,实在不是初见冷淡沉静的形象。跳脱。不过肖城自小温厚,包容着盛烟的脾性倒是不难。两人关系开始转变,是一日盛烟喝的微醺,撞见了美人出浴图。

        “没想到你胸肌这么完美。”盛烟手指戳了戳,不住赞叹,甚至指尖沿着胸肌划过,擦掉了还挂在上面的水滴。刚刚从温暖的水里出来温热的身体被冰凉的手指碰触。肖城小半月以来第一次怒了。抓住她作乱的手,愤愤的“你这是喝了多少?!”女子嘴角一撇,眼中似有泪水,肖城心中一慌,盛烟得空,空着的左手清脆的拍在了肖城的胸膛。吃痛的甩了甩手“怎么?身材好不给看?”

           肖城绷着一张脸,抓着盛烟的手身体僵直,盛烟一张微醺的脸贴了上来,带着酒气的薄唇附了上来。一阵缠绵,肖城心砰砰跳着品味她青涩的吻,似乎是站着供不上力,盛烟放过了他的唇,肖城勾起她的腰,重新吻了上去。

是你自己送上来的。

         肖城看着阳光透过纱帐落在盛烟的身上,想着盛烟醒后的种种反应,想着自己该怎么和师父介绍这个山下遇上的姑娘,万花丛中只有她勾勒出他所有对未来所有的想往。

          可盛烟醒了只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没事人一样穿衣出门吃早饭。肖城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他展开了对盛烟的攻势。

           盛烟苦恼坏了,自己酒后乱性睡了武当的师兄。本来想装高冷把事情一笔带过,没想到他最近实在是很缠着自己,看过来的眼神里写满了幽怨。完了,这不是要逼自己负责吧。写封信给师姐

////把武当师兄逼成怨妇了怎么办,在江南等,挺急的////

         终于,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盛烟语重心长的对给她夹菜的肖城说“那天的事情,都不是 我们想发生的,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当它没发生过?”“什么?”“不是,,我不是不想负责……我……”负责??肖城心中暗笑,“盛烟,做了事情就要负责。难道你就这样始乱终弃了?”

           于是,为了不把事情闹大,盛烟走上了“还债”的道路,一走就是两年。

        金陵的雨淅淅沥沥的还在下,红榜上的画像大雨中也有人揭榜,盛烟想了想刚才的情景,气的又运气轻功去了三生树。树上都是有情人挂着的红线与锦囊,她勾了勾自己的小指。叹了口气。

          游荡几天回到暗香,关先生正和她熟悉不过的身影沿着归去兮散步,“正巧盛烟回来了,我暗香从不轻易替弟子决定婚事,一切都是自己的决定。”盛烟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看着她的肖城。

“盛烟,嫁给我吧。”
“是我想对你负责。”
“是我想做你相公。”
“聘礼我已经送来了。”
“暗香长辈师姐我都见过了。”
“跟我回武当,去见我师父。”

        盛烟愣住了,脸颊忍泪到微红。她牵起了肖城的手,小指轻轻相勾。

“听闻,月老的红线是牵在小指上的。我随你回武当。我做你夫人。”

你是谁你在哪你在做什么。
你是♡你在婚礼现场。
你在和我结婚。

高考加油,高考不努力,大学徒伤悲。

让我怎么好意思不更文。

我觉得好可以。
嗯,还可以。
小朋友们六一快乐。

多关注孤寡晴明

          晴明拿着两大盘特上排骨看着面前脸黑的大天狗。

           气氛很是尴尬。“吾不去。黑晴明大人让吾给你帮忙,可没说是来帮你诱拐小动物。”“去吧”晴明依旧微笑“来都来了,而且你看”晴明拿出一组照片,银狐机灵的样子实在惹人喜欢的紧。大天狗其实是狗派,但自己怎么能在安倍晴明的地盘……太丢人了! “不要害羞,你不是一只妖。”像是看透了大天狗的顾虑,晴明缓声道“他应该快到了。”话音刚落,有人推门而入。“阿爸,来帮忙的漂亮小姐姐呢?我带她去……对不起打扰了我走错地方了。”虽然一分钟都不到。可大天狗被闯进来的人惊艳到了。回头看着有点尴尬的晴明认真的回答“吾去。”

          小姐姐没了。说好的漂亮小姐姐没有了。妖狐在看见大天狗的那一瞬间,第一个想到的是跑,第二个想到的是居然这么好看,第三个想到的是不行自己是直的,随即想到!那自己一定是攻啊!第四个想到的,就是,不行,说好的漂亮小姐姐没了。对着自己曾经想做成标本的可爱漂亮小姐姐发誓!自己是攻!呸!是直的!

          领着大天狗来到后院,“你把这盘排骨放在桌子上,过一会儿就会有银狐跑过来了,你要哄哄它,逗它开心。”晴明最近迷上了银狐,全寮上下自然都想为阿爸分忧,可大部分式神都不很善于对付小动物,妖狐就显得尤为重要,可他一只狐也难免忙不过来,黑晴明受不了晴明整日吸照片,只好让大天狗为了大义来帮助晴明。交代完大天狗事情,妖狐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等着银狐到来。太阳暖呼呼的,不一会儿妖狐就犯困了起来,迷迷糊糊的眨着眼睛。大天狗遭到了暴击,目不转睛的盯着妖狐。

          妖狐迷糊着,好像看到大天狗走过来,一个吻轻轻的落在了他的脸上。一个激灵,他迅速坐好,晃了晃头,看着自己面前空空的盘子,惊恐。出事了!“醒了能不能过来帮帮吾。”“噗。”看着大天狗被四只银狐犬围着,一个个要抱抱,招架无力略显无奈,妖狐一个没忍住噗的笑了出来。他笑的瞬间,仿佛点亮了大天狗眼底深处的烟火。妖狐轻轻的抱起一只银狐犬“乖乖~今天的排骨好不好吃啊。”逗着怀中的狗狗,“没想到你这么受小动物欢迎啊。”“你很喜欢银狐?”“小生喜欢所有美丽的。”大天狗把怀里的狗放下缓缓站起来,一把把妖狐环妖抱了起来。“诶!!”妖狐慌张的抓住他的胳膊,怀里的银狐敏捷的跳到地上抬头疑惑的看着他们。“你,你这是作甚。”“你看吾,美丽么?”“你……”妖狐脸越来越红。四目相对,大天狗不眨眼的盯着妖狐的眼睛。泄气了似的,妖狐把头埋进大天狗的肩膀里。“美。”“喜欢吾么?”“……喜欢。”闷闷的声音,热气隔着衣服哈在大天狗的肩膀上。撩的心痒痒的。“吾没听到。”“我说我喜欢!”妖狐抬头放大声音喊了一句。就看到大天狗坏坏的笑容。“你!放小生下来!”

           “阿爸!阿爸不好了!大天狗把妖狐劫走了!”晴明拿茶的手一抖,颤抖的扶着门框,看着大天狗飞走的方向“嫁……嫁出去的崽儿,泼出去的水。”

           黑晴明处。大天狗认真的对黑晴明介绍飞了一大段路已经蒙了的妖狐“这是我媳妇。”黑晴明狠狠地捏着扇子,看着面前凌乱的妖狐“这这这……”“黑晴明大人你要祝福我。”“没送聘礼就把人领回来怎么可以。这样婚礼他阿爸怎么会来。记得以后带着媳妇多回娘家看看,别冷落了别家阿爸。”
      
                     【请多关注孤寡晴明。】

少暗(正常向)略有修改,大长篇预警,性格自设。

            小和尚刚刚有小师弟的那天,寺门口的树上斜倚着树干坐了一个女子,轻晃着双脚浅笑着看着他。老方丈庄严地收徒仪式无人打扰,也无人分神注意那女子,却不知怎么引来了小和尚的目光,等他回礼过后再次抬头,她已不见了踪影。
那本该是恰巧路过停歇的妖精,却一次一次的闯入他的视线里。

           寺里频繁的有女子出没,还和上香毫无关系,整日整日的隐匿在树上、屋顶上。偏偏每次自己抬头都能在目之所及的地方找到她的身影,可等他有时间去搭话的时候,奈何那女子又不知去了何处。
某日和同辈弟子出山门打水,身为同辈弟子里最小也最受众师兄和同辈弟子尤其是师父大人宠爱的小和尚,偶尔被逗一下实在是很有趣,听了小师弟的苦恼,他使坏的悄咪咪看着小和尚“是不是你还尚年轻,佛法修炼不坚,惹了什么女妖怪?”

          被人一吓,小和尚不禁开始瞎想,一个人打坐的时候抬头看到那女子,吓的低下了头,不停地开始念着经文。“小和尚?你怕我?”脆若银铃,吓的小和尚不自觉向后躲“女妖……女施主你……”   “哈哈哈哈哈你还真是有趣,是要叫我女妖怪吗?”  “我……”   “你还真是天真,你那同门说了我是妖怪你便信,怎的不想想,这佛光普照之地,怎会有妖怪来此。”这倒是说的有理,小和尚稍稍安了安心“那女施主你是何人?”  “……我不是人,我是这寺外冤魂。”

            小和尚算是认真的结识了这位紫衣女子,虽然她说自己是寺外的冤魂,不过既然她说妖魔之物不会在少林佛光普照的地方,那女鬼什么的,当然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她知道很多事情,看过很多书,去过很多地方。她给他讲武当的辉煌,讲云梦的静美,讲华山的雪,金陵的雨,江南的芳菲林。讲她见过的风土人情,世间冷暖。有好的,也有黑暗。她讲金陵被骗进妓院的落魄少女,讲严州城外因为家里贫困而卖掉孩子的父母。她询问,“小和尚你说,错的是父母吗。可若不是父母,难道孩子有错吗。错的啊,是这个我们生活的江湖。”小和尚不明白啊,他想破头也不明白。紫衣女子笑他,笑他生在少林寺却不曾听跪在佛前人的哭诉。想了想又说,你又不是佛。她说小和尚你知道吗,我不信佛。不信佛为什么要来少林呢,小和尚疑问,看着女子却问不出来。

           小和尚问老方丈“师父,你说,跪在佛前的人都在祈祷什么?”   “祈祷家人平安,祈祷善恶有报,祈祷爱而得,祈祷平安长命,祈祷富贵。世人万千,所求之事也各有别,不过既是拜佛,必然是所求好事。”小和尚又不懂了。他记得女子和他说,“小和尚你知道吗,我不信佛,我在佛前诚心求了多少次想死,可佛听不见,我又不能死。小和尚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是很奇怪啊。小和尚看着房檐上女子晃动的脚,脑子飞快的运转。所以,当女子突然跳下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小和尚,你喜欢我吗?”  “女施主莫…莫要说这话,贫僧乃是出家之人,了却七情六欲,怎会喜欢姑娘。”  “噗嗤”女子嗤笑“了却七情六欲?那我问你,你对你师父可有敬爱之情?”  “这…有。”  “你对同门可有同袍之情?”  “我……”  “你对寺外疾苦可有同情?对少林可有依恋?你可要吃饭睡觉穿衣,这可是欲?这边是你说的了却七情六欲?”女子顿了顿“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告诉我,我美么。” 小和尚努力挣脱迷迷糊糊的状态,思索片刻 “美。”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为什么不喜欢她。小和尚想不明白,或者小和尚连什么是喜欢都不知道。他迷茫,有时候看着师父欲言又止。
小和尚不在少林了。少林好好保护了十六年的人就这么去历练,就这么下了山,去了不知道是哪的远方。
江湖最不缺的就是故事,严州城茶馆说书的先生声情并茂的说着近日在严州城发生的大事‘江湖声名鹊起的杀手来了严州城,杀了刘大财主全府上下几百号人。’添油加醋,角落里带着大大斗笠的紫衣女子对此弃之以鼻,头一偏一搭眼就看见门外进来个人。

          斗笠遮住半张脸,佛珠挂在好看的手上,顺着手骨挂出美丽的角度。

         是他啊,是她心心念念了六年的小和尚啊。
一路尾随着人回了少林,山下,他停住脚步“施主便莫要再跟着了。”脚步一顿。她愣了几分钟光明正大的跟着跑“小和尚 !小和尚你回头!你看我一眼!”

         少林寺里的妖精又回来了,她每日坐在树上、房楞上,摇晃着双脚听寺里和尚练武诵经。只是那个看着她就出神,结结巴巴迷迷糊糊的小和尚变了。他认真的诵经打坐,手不离手中的佛珠。任由她在面前飘来飘去。“小和尚,你别诵经了。你看看我呗。”难得的小和尚会盯着她,悠远的目光看着她,她坚信,他看着世间苍生的时候,也必定是这个眼神。似乎在用如佛的包容诉说着他们之间不存在的羁绊。老方丈的决定是对的,小和尚走过了华山走过了武当,走过了云梦走过了暗香,走过了金陵江南,看过人间疾苦与世间真情。磨炼心性与佛心。可他惶恐的发现,才回来半月不到,面前女子每日的打扰竟愈发让他浅笑,她低眉垂眼的落寞让他心疼。握紧手中的佛珠,他静坐,再不理会女子。
她只是看了他一整天。沉默着,嘴角挂着淡如云烟的笑意,似乎一碰就散。一个多月以来,这样的她还是第一次。傍晚,她缓缓开口“小和尚,你少林中人,当真如此狠心吗。”他心一抖“施主何出此言。”“不久前来你少林寻求庇护的青末,为何赶她走。”想了想印象中的女子“少林不收女弟子。”“哈哈哈哈哈哈”她猛地笑了,似风中的梨花摇摇欲坠“她死了,我告诉你她死了!什么佛门心系天下!你们这些冠冕堂皇的少林弟子,披着华丽的假面,就这么对待一届柔弱女子。呵,说到底,天下人惧怕的暗香才肯收留可怜之人,你们呵呵呵哈哈哈哈!”“你!不得对少林无礼!”突然收敛了笑意,如一潭死水一般,她惨淡开口“我与少林何干。”转身运起轻功飞身离去。

           小和尚去找了老方丈。叹了几口气的老方丈拗不过徒弟坚定地眼神。缓缓地道出真相。青末是他劝走的,少林不收女弟子,不可坏了规矩。那女子,也是他‘劝走’的。不同的是,青末无人追杀,亦有能力走到暗香。可她没有。当初被仇家追杀,她与自家小姐一同出逃,年方八岁的少女,染着鲜血的衣衫,有气无力的敲开了少林的大门,却被他拒之门外,后来听说仇家追上来,无力逃跑的她们本是瓮中之鳖,深受重伤的小姐让她快跑。她滚落山崖,被暗香掌门捡了回去。带着愧疚,老方丈活了十六年。十六年后,他坐了相同的决定。“师父,她可能会去哪里报仇。”

         金陵夫子庙外,他赶到的时候,她已成困兽。“你在佛前诚心求了多少次想死,不是佛不灵,是佛不想让你死。”佛珠散了一地,小和尚眼神渐渐倦怠,以一敌众的本事自然是有,可撑着毒与人打架,尽管少林重肉体精神双修,还是让小和尚深受重伤“你怎么来了。”她好像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眼底泪水涌起,吓的她赶快擦擦眼泪,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人“小和尚,小和尚?”“你一直这么吵,我好累。”涣散的眼神吓坏了她“小和尚别睡,睁眼看着我!求你了你看着我!”“我喜欢你。”她睁大了眼睛“六年前,你,很美,我喜欢你。”“小和尚。。。。小和尚?你看着我!!”

          第十天,她抬眼看着面前镀金的大佛,双手再次合十。她跪了十天了。老方丈终于转到她面前。

          宁宁撑着小脸,看着师姐慢慢调香,“师姐 ,少林寺的和尚真是讨厌。”手一顿“怎么了?”“觉悟小和尚头发少偏偏话多!”看着宁宁认真的小脸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和尚可是没头发的哟。”“听说师姐以前是个很厉害的杀手的,怎么学了调香。”“我曾说啊,若是救我那人醒了过来。我这一生不伤一人。怎么?我调的香不好?”“好的很,那师姐怎么不接受那华山人的求婚,因为他穷吗”“因为情伤也是伤啊。”

            少林,觉悟嘟着嘴看着师兄“女孩子的心思真难搞。”“哦~怎么?”“暗香的宁宁,明明想要她开心的,怎奈每次都惹她嫌弃。”看着师弟眼中的光彩,他想起了那个姑娘。师父说她走了,就在得知他醒了的那一瞬间,她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方丈告辞。再也没出现在少林。江湖上也没再流传出她的足迹。想开口要师弟问问宁宁暗香这个师姐的去处。却发现原来这么多年来,自己竟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心底泛起苦涩,原来那么久以来,除了他们诀别的那件事,从来他都没主动了解过她。“暗香女子大多心性单纯却也难猜的很,师弟还是要多修行啊。”

         寺里的树叶落了一批又一批,野果长了一茬又一茬。却再没人流连少林,宛如过路歇脚的妖精。

要码文吗。思索。

杰克单手拎,从柜子里把人抓出来就可以实现。也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这个。说出来有兴趣的人可以试试。
另,我文章有关于这个的文, @文系理科生 这个人有更多一点的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