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炖鸡

抽搐型写文。

毫无保留相信过依赖过期待过一个人的人,是很难再信任再依赖再期待的。这种感觉就像电闪雷鸣暴雨狂风有人说和你共撑一把伞,却丢下你一个人没有伞没有依靠一路走过,到后来有人说,嗨我有伞你快来,也只是面带狼狈的微笑,隐藏着心里的不安,掩埋了眼底的伤感,温柔的说不用了我不要紧,因为在害怕啊,执伞的人会不会突然离开把觉得安全了的自己再次抛弃,因为在害怕啊,那伞下是不是真的能为自己遮风挡雨。就算是站在了伞下,小心翼翼的期待着安逸,又疯了般告诉自己,这都是假象,总有一天自己会被赶出伞去,给的温柔不相信,给的冷淡用来验证自己的猜想,一次次的作死来寻找安全感和存在感。糟透了。温柔的拒绝,不动声色的猜忌,拙劣的试探,简直糟透了。但其实,只是,希望不要再,牵错了人。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