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炖鸡

抽搐型写文。

聘礼都收了,难道尔要反悔?

  今天天气实属不错。
  李白躺在树干上,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斜眼便看见韩信在打蓝爸爸。矫健的身姿,神速的枪法。李白眯了眯眼睛。突然翻身下来,一个惩戒抢了蓝爸爸,快速位移离去。留下韩信在原地有些发愣。“韩重言,便当做你抢了我那么多野的小补偿!”   韩信将枪搭在肩膀上。勾唇笑了。
    第二天,李白还在梦中,便被敲门声吵醒。开门。“韩信?你怎么在这?”  韩信伸手把人拉进怀里“怎么,昨日刚收了我的聘礼, 今日就忘了?”???聘礼???!“什么聘礼?”  “忘了吗。昨日树上偷窥的人。难不成不是太白?”  “偷窥!?我可没有。”  “那,收了我蓝的人,难不成不是太白?”  “你?那是自由竞争。”   “太白这是要悔婚?昨日有目击你收了聘礼的人呢。”    “不要说聘礼!。是谁目击?”  突然想起,昨日自己翻身下树。头上的感叹。“兰陵王。”李白十分无奈“哼。”关了门,就把韩信拒之门外。
    李白收了韩信的聘礼。两天不到,整个峡谷都已经流满了流言。李白气愤的约了韩信。决定好好探讨一下。“怎么办?这种情况下。不如顺理成章。”   “就知道跟你讨论不出……”韩信突然捧着李白的脸对着嘴亲了下去。树后的兰陵王破功,突然现身,随后直接跑了。
“你回来听我说!!!”   韩信心情大好的笑了,拦住李白的腰“怎的。太白也是时候,承认喜欢我了吧。”
“一个蓝爸爸就想收买我,门都没有!”  “那,太白想如何。”  “以后蓝是我的。”  “好。”   “红是我的。”  “好。”  “你,是我的。”  “  好!”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