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炖鸡

抽搐型写文。

关于盲女

      绅士,就是面对着别人,做到彬彬有礼。尊敬他们,尊敬他们的挣扎,他们的恐惧,他们的绝望,还有,他们的失败。
      这份尊敬属于每一个人,更何况,是一位美丽的女性,是一位坚毅的女性,残缺的身体装载着高贵的灵魂。
      杰克隔着两个木板沉默着看着面前拄着盲杖磕磕绊绊前行的海伦娜。头痛。
      残酷的游戏,存活到最后实属不易,杰克很乐意送她离开。可是。这是她第几次跑反了?
      第二次?第三次?
      心烦意乱,杰克已经记不住了,看着她离左手边的门越来越远,杰克无奈抬腿追了上去,再次将海伦娜瘦弱的身躯抱在怀里。剧烈的挣扎,好像要从自己怀里掉下去一样,在发抖,是在恐惧吗?要怎么做才可以消除她的恐惧?开始苦恼自己不能和她交流,杰克尽量温柔的环住海伦娜,“再一下下,海伦娜小姐,再等一下下。”杰克向门内走去,停在和光明的分界线。只要一步。只要再一步。跨出一步就可以离开这里,回到光明中。看着海伦娜挣脱自己的怀抱,杰克闭上眼,想着终于可以结束了。直到脚步声在身后想起。杰克楞然回头,发现海伦娜正跌跌撞撞向着相反的方向奔跑。
       为什么?杰克不明白,好像突然有了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冲上去抓住海伦娜向门口走去。
       哭泣声?回头意外的看见海伦娜颤抖着肩膀在哭泣。手足无措,他蹲下身子无声的安慰。
        “杰克先生不能离开庄园,所以,既然我的世界本来就没有光明,所以,所以能不能让我在这里陪着杰克先生。”不啊,不行啊,这庄园不适合你啊。
          “因为杰克先生,杰克先生你心里有光啊。”

【我想说的是,杀三放一不要放盲女。心累,今儿个把盲女送走四次,就是不走,就是不走,(看不到门??)最后我再往门送,投降了。我玩的不是杰克,是寂寞。】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