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炖鸡

抽搐型写文。

少暗(正常向)略有修改,大长篇预警,性格自设。

            小和尚刚刚有小师弟的那天,寺门口的树上斜倚着树干坐了一个女子,轻晃着双脚浅笑着看着他。老方丈庄严地收徒仪式无人打扰,也无人分神注意那女子,却不知怎么引来了小和尚的目光,等他回礼过后再次抬头,她已不见了踪影。
那本该是恰巧路过停歇的妖精,却一次一次的闯入他的视线里。

           寺里频繁的有女子出没,还和上香毫无关系,整日整日的隐匿在树上、屋顶上。偏偏每次自己抬头都能在目之所及的地方找到她的身影,可等他有时间去搭话的时候,奈何那女子又不知去了何处。
某日和同辈弟子出山门打水,身为同辈弟子里最小也最受众师兄和同辈弟子尤其是师父大人宠爱的小和尚,偶尔被逗一下实在是很有趣,听了小师弟的苦恼,他使坏的悄咪咪看着小和尚“是不是你还尚年轻,佛法修炼不坚,惹了什么女妖怪?”

          被人一吓,小和尚不禁开始瞎想,一个人打坐的时候抬头看到那女子,吓的低下了头,不停地开始念着经文。“小和尚?你怕我?”脆若银铃,吓的小和尚不自觉向后躲“女妖……女施主你……”   “哈哈哈哈哈你还真是有趣,是要叫我女妖怪吗?”  “我……”   “你还真是天真,你那同门说了我是妖怪你便信,怎的不想想,这佛光普照之地,怎会有妖怪来此。”这倒是说的有理,小和尚稍稍安了安心“那女施主你是何人?”  “……我不是人,我是这寺外冤魂。”

            小和尚算是认真的结识了这位紫衣女子,虽然她说自己是寺外的冤魂,不过既然她说妖魔之物不会在少林佛光普照的地方,那女鬼什么的,当然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她知道很多事情,看过很多书,去过很多地方。她给他讲武当的辉煌,讲云梦的静美,讲华山的雪,金陵的雨,江南的芳菲林。讲她见过的风土人情,世间冷暖。有好的,也有黑暗。她讲金陵被骗进妓院的落魄少女,讲严州城外因为家里贫困而卖掉孩子的父母。她询问,“小和尚你说,错的是父母吗。可若不是父母,难道孩子有错吗。错的啊,是这个我们生活的江湖。”小和尚不明白啊,他想破头也不明白。紫衣女子笑他,笑他生在少林寺却不曾听跪在佛前人的哭诉。想了想又说,你又不是佛。她说小和尚你知道吗,我不信佛。不信佛为什么要来少林呢,小和尚疑问,看着女子却问不出来。

           小和尚问老方丈“师父,你说,跪在佛前的人都在祈祷什么?”   “祈祷家人平安,祈祷善恶有报,祈祷爱而得,祈祷平安长命,祈祷富贵。世人万千,所求之事也各有别,不过既是拜佛,必然是所求好事。”小和尚又不懂了。他记得女子和他说,“小和尚你知道吗,我不信佛,我在佛前诚心求了多少次想死,可佛听不见,我又不能死。小和尚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是很奇怪啊。小和尚看着房檐上女子晃动的脚,脑子飞快的运转。所以,当女子突然跳下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小和尚,你喜欢我吗?”  “女施主莫…莫要说这话,贫僧乃是出家之人,了却七情六欲,怎会喜欢姑娘。”  “噗嗤”女子嗤笑“了却七情六欲?那我问你,你对你师父可有敬爱之情?”  “这…有。”  “你对同门可有同袍之情?”  “我……”  “你对寺外疾苦可有同情?对少林可有依恋?你可要吃饭睡觉穿衣,这可是欲?这边是你说的了却七情六欲?”女子顿了顿“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告诉我,我美么。” 小和尚努力挣脱迷迷糊糊的状态,思索片刻 “美。”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为什么不喜欢她。小和尚想不明白,或者小和尚连什么是喜欢都不知道。他迷茫,有时候看着师父欲言又止。
小和尚不在少林了。少林好好保护了十六年的人就这么去历练,就这么下了山,去了不知道是哪的远方。
江湖最不缺的就是故事,严州城茶馆说书的先生声情并茂的说着近日在严州城发生的大事‘江湖声名鹊起的杀手来了严州城,杀了刘大财主全府上下几百号人。’添油加醋,角落里带着大大斗笠的紫衣女子对此弃之以鼻,头一偏一搭眼就看见门外进来个人。

          斗笠遮住半张脸,佛珠挂在好看的手上,顺着手骨挂出美丽的角度。

         是他啊,是她心心念念了六年的小和尚啊。
一路尾随着人回了少林,山下,他停住脚步“施主便莫要再跟着了。”脚步一顿。她愣了几分钟光明正大的跟着跑“小和尚 !小和尚你回头!你看我一眼!”

         少林寺里的妖精又回来了,她每日坐在树上、房楞上,摇晃着双脚听寺里和尚练武诵经。只是那个看着她就出神,结结巴巴迷迷糊糊的小和尚变了。他认真的诵经打坐,手不离手中的佛珠。任由她在面前飘来飘去。“小和尚,你别诵经了。你看看我呗。”难得的小和尚会盯着她,悠远的目光看着她,她坚信,他看着世间苍生的时候,也必定是这个眼神。似乎在用如佛的包容诉说着他们之间不存在的羁绊。老方丈的决定是对的,小和尚走过了华山走过了武当,走过了云梦走过了暗香,走过了金陵江南,看过人间疾苦与世间真情。磨炼心性与佛心。可他惶恐的发现,才回来半月不到,面前女子每日的打扰竟愈发让他浅笑,她低眉垂眼的落寞让他心疼。握紧手中的佛珠,他静坐,再不理会女子。
她只是看了他一整天。沉默着,嘴角挂着淡如云烟的笑意,似乎一碰就散。一个多月以来,这样的她还是第一次。傍晚,她缓缓开口“小和尚,你少林中人,当真如此狠心吗。”他心一抖“施主何出此言。”“不久前来你少林寻求庇护的青末,为何赶她走。”想了想印象中的女子“少林不收女弟子。”“哈哈哈哈哈哈”她猛地笑了,似风中的梨花摇摇欲坠“她死了,我告诉你她死了!什么佛门心系天下!你们这些冠冕堂皇的少林弟子,披着华丽的假面,就这么对待一届柔弱女子。呵,说到底,天下人惧怕的暗香才肯收留可怜之人,你们呵呵呵哈哈哈哈!”“你!不得对少林无礼!”突然收敛了笑意,如一潭死水一般,她惨淡开口“我与少林何干。”转身运起轻功飞身离去。

           小和尚去找了老方丈。叹了几口气的老方丈拗不过徒弟坚定地眼神。缓缓地道出真相。青末是他劝走的,少林不收女弟子,不可坏了规矩。那女子,也是他‘劝走’的。不同的是,青末无人追杀,亦有能力走到暗香。可她没有。当初被仇家追杀,她与自家小姐一同出逃,年方八岁的少女,染着鲜血的衣衫,有气无力的敲开了少林的大门,却被他拒之门外,后来听说仇家追上来,无力逃跑的她们本是瓮中之鳖,深受重伤的小姐让她快跑。她滚落山崖,被暗香掌门捡了回去。带着愧疚,老方丈活了十六年。十六年后,他坐了相同的决定。“师父,她可能会去哪里报仇。”

         金陵夫子庙外,他赶到的时候,她已成困兽。“你在佛前诚心求了多少次想死,不是佛不灵,是佛不想让你死。”佛珠散了一地,小和尚眼神渐渐倦怠,以一敌众的本事自然是有,可撑着毒与人打架,尽管少林重肉体精神双修,还是让小和尚深受重伤“你怎么来了。”她好像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眼底泪水涌起,吓的她赶快擦擦眼泪,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人“小和尚,小和尚?”“你一直这么吵,我好累。”涣散的眼神吓坏了她“小和尚别睡,睁眼看着我!求你了你看着我!”“我喜欢你。”她睁大了眼睛“六年前,你,很美,我喜欢你。”“小和尚。。。。小和尚?你看着我!!”

          第十天,她抬眼看着面前镀金的大佛,双手再次合十。她跪了十天了。老方丈终于转到她面前。

          宁宁撑着小脸,看着师姐慢慢调香,“师姐 ,少林寺的和尚真是讨厌。”手一顿“怎么了?”“觉悟小和尚头发少偏偏话多!”看着宁宁认真的小脸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和尚可是没头发的哟。”“听说师姐以前是个很厉害的杀手的,怎么学了调香。”“我曾说啊,若是救我那人醒了过来。我这一生不伤一人。怎么?我调的香不好?”“好的很,那师姐怎么不接受那华山人的求婚,因为他穷吗”“因为情伤也是伤啊。”

            少林,觉悟嘟着嘴看着师兄“女孩子的心思真难搞。”“哦~怎么?”“暗香的宁宁,明明想要她开心的,怎奈每次都惹她嫌弃。”看着师弟眼中的光彩,他想起了那个姑娘。师父说她走了,就在得知他醒了的那一瞬间,她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方丈告辞。再也没出现在少林。江湖上也没再流传出她的足迹。想开口要师弟问问宁宁暗香这个师姐的去处。却发现原来这么多年来,自己竟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心底泛起苦涩,原来那么久以来,除了他们诀别的那件事,从来他都没主动了解过她。“暗香女子大多心性单纯却也难猜的很,师弟还是要多修行啊。”

         寺里的树叶落了一批又一批,野果长了一茬又一茬。却再没人流连少林,宛如过路歇脚的妖精。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