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炖鸡

抽搐型写文。

武暗,正常向。略长。

           屋檐下正欲撑伞走出来的两师兄弟,叹息着没能赶上一个好天气。师弟看着脸上挂着笑容的师兄很是疑惑,看着师兄笑容愈加深邃,正欲开口询问,踏水而来的声音由远及近,他看见雨帘之中快速飘来的紫色烟雾,擦过师兄快速离去,似乎有股,兰香。

           肖城撑伞走到雨幕中,看见因为跑的太快在不远处屋顶摔倒的某人,笑意加深,回头喊了句师弟快走。

          武当道长仙风道骨,这么一看,倒仿佛是风土画中下凡游玩的仙人。

       师弟抬头问肖城“师兄,刚才那女子是?”“你师嫂。”
随手买了把油纸伞的盛烟一蹦一跳的踩着水坑走过金陵的长街,想到了什么,嘟着嘴泄愤似的猛踩脚下的水坑。

     肖城和盛烟在盗墓贼突起时,相识于江南。

           肖城是奉师命前往江南清理贼人,也要为武当争气。巧着偶遇了河边抱着罐子玩水的盛烟,想到自己一人多有不便,他便上前搭话要与她同行。“暗香行事凶残,免扰了道长。”这便是拒绝了。只是肖城从未发现,自己竟然是个如此死皮赖脸的人。当下便说以后要多多指教,又搬进了盛烟住的客栈,早起一同吃饭喝茶,倒实在像一队的人,盛烟虽然不快,但打斗几次无果也就默许他跟着,反正第一次下山,多个人也是好的。

        可盛烟,实在不是初见冷淡沉静的形象。跳脱。不过肖城自小温厚,包容着盛烟的脾性倒是不难。两人关系开始转变,是一日盛烟喝的微醺,撞见了美人出浴图。

        “没想到你胸肌这么完美。”盛烟手指戳了戳,不住赞叹,甚至指尖沿着胸肌划过,擦掉了还挂在上面的水滴。刚刚从温暖的水里出来温热的身体被冰凉的手指碰触。肖城小半月以来第一次怒了。抓住她作乱的手,愤愤的“你这是喝了多少?!”女子嘴角一撇,眼中似有泪水,肖城心中一慌,盛烟得空,空着的左手清脆的拍在了肖城的胸膛。吃痛的甩了甩手“怎么?身材好不给看?”

           肖城绷着一张脸,抓着盛烟的手身体僵直,盛烟一张微醺的脸贴了上来,带着酒气的薄唇附了上来。一阵缠绵,肖城心砰砰跳着品味她青涩的吻,似乎是站着供不上力,盛烟放过了他的唇,肖城勾起她的腰,重新吻了上去。

是你自己送上来的。

         肖城看着阳光透过纱帐落在盛烟的身上,想着盛烟醒后的种种反应,想着自己该怎么和师父介绍这个山下遇上的姑娘,万花丛中只有她勾勒出他所有对未来所有的想往。

          可盛烟醒了只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没事人一样穿衣出门吃早饭。肖城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他展开了对盛烟的攻势。

           盛烟苦恼坏了,自己酒后乱性睡了武当的师兄。本来想装高冷把事情一笔带过,没想到他最近实在是很缠着自己,看过来的眼神里写满了幽怨。完了,这不是要逼自己负责吧。写封信给师姐

////把武当师兄逼成怨妇了怎么办,在江南等,挺急的////

         终于,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盛烟语重心长的对给她夹菜的肖城说“那天的事情,都不是 我们想发生的,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当它没发生过?”“什么?”“不是,,我不是不想负责……我……”负责??肖城心中暗笑,“盛烟,做了事情就要负责。难道你就这样始乱终弃了?”

           于是,为了不把事情闹大,盛烟走上了“还债”的道路,一走就是两年。

        金陵的雨淅淅沥沥的还在下,红榜上的画像大雨中也有人揭榜,盛烟想了想刚才的情景,气的又运气轻功去了三生树。树上都是有情人挂着的红线与锦囊,她勾了勾自己的小指。叹了口气。

          游荡几天回到暗香,关先生正和她熟悉不过的身影沿着归去兮散步,“正巧盛烟回来了,我暗香从不轻易替弟子决定婚事,一切都是自己的决定。”盛烟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看着她的肖城。

“盛烟,嫁给我吧。”
“是我想对你负责。”
“是我想做你相公。”
“聘礼我已经送来了。”
“暗香长辈师姐我都见过了。”
“跟我回武当,去见我师父。”

        盛烟愣住了,脸颊忍泪到微红。她牵起了肖城的手,小指轻轻相勾。

“听闻,月老的红线是牵在小指上的。我随你回武当。我做你夫人。”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