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炖鸡

抽搐型写文。

你是我的战争(正章四朋友)

温热的咖啡,好吃的糕点。
  夜晚外面的喧嚣似乎传不到咖啡厅里。这里很宁静。低头看书的学生,默默亲热的情侣。
  笺笙想起了自己在日本茶室里时,和她一起修习的日本女孩儿,她恬静又温柔。她教给了笺笙制作风铃。那时的笺笙刚刚16岁,岁月美好的如同静止。
  是自己不辞而别。
  “在想什么?”肖詺一温柔的看着他,柔和的灯光让气氛有些暧昧。“没,想起了以前在国外的时光。那时候还小,多好。要是一直在那段时光里。”“我倒不觉得时光停滞不前是幸福的。”肖詺一沉默了片刻,“笺笙,我们,算朋友吧。”“算啊。”
  肖詺一勾唇轻笑“今天的月亮,真好看。”“是啊。”“一定是因为,要照亮迷路的月兔,不要让她,被狐狸拐走。”笺笙轻笑“我还记得你画给这句话的插画。只有你画的,我移不开视线。”“那,为了月亮,干杯。”“用咖啡?”“对,用咖啡。”
  月亮啊,哪个迷路的孩子,让你如此记挂。

你是我的战争(正章三:繁华)

    笺笙带着肖詺一去了一家考究的火锅店。
    精美的装修,周到的服务,华丽的食材。
    很完美的店。“你平时就在这里吃吗?”肖詺一开口打破了尴尬。“我平时,自己弄一些或者叫外卖。能想到可以请客的只有这里了。”“你对这座城市,很不熟悉啊。”“诶,是……”笺笙低下了头,看着晚风吹起自己的裙角,熟悉这座城市吗。
    毫无意义的事情啊。
    “我刚来这里小半年,还没走出过几条街。”
    “这里不适合请我吃饭,走,我带你去个地方。”肖詺一听出了她话语里的落寞。没有几个人会不好奇自己刚刚到来还要继续居住的城市,更何况是一个靠着灵感而活的作家。
    笺笙第一次在这座城市走的这么远,她走过日本樱花飞舞灯火缭绕的祭奠,走过美国灯红酒绿的迷乱深夜。
第一次,她走在这座城市的夜市。感觉到的,是繁华。还有,热情。
    似乎是黑夜掩盖了城市生活的水深火热,似乎是星光和灯火彻底点燃了善意。在这座城市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不论男女,不论身份高低。他们聚集在这里,享受着深夜。
    肖詺一带着笺笙轻车熟路的走进了一家名叫“时烟”的店,“一楼是面店,二楼是咖啡厅,地下一楼是酒店,比较喜欢哪里。”“咖……咖啡厅吧”
    肖詺一走向柜台,敲了敲桌子,“喂,叶罱,有客人来了。”慵懒的老板抬起头,“你小子,来干嘛。”“喝咖啡啊。”叶罱错开目光看了看他身后的姑娘,眯了下眼闪过一丝思索“这,新交的女朋友?”肖詺一勾唇一笑“不是,我先上去了,记得端上一份摩卡和黑森林。你呢?喜欢什么?”他转头看向身后的笺笙,“我就,焦糖玛奇朵和和风抹茶蛋糕。”“好的两位,楼上请。”

我们都是很好的孩子。
在岁月的长河里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
好的坏的,,开心的伤心的。
愉快与悲伤共随。
但明天即使是阴天也有太阳。
它只是在等一次更完美的绽放。
东北萧瑟的冬天更易让人心动于春的美好。
我们都很好,没理由不幸福。
谎言和欺骗是为了让我们更明白,
信任难能可贵
而你要学会分辨,把信任交给值得的人和事
而不是心甘情愿的一次次
无助的信任与欺骗交替
你要知道,命运是你来创造的
而不是它,创造了你

你是我的战争(正章二:猫)

 在老爷爷的坚持下办了出院手续,“互送”老爷爷回家并且告诉老爷爷乖巧的孙女有事打电话之后。笺笙不意外的谢谢他帮忙,请他来家里歇歇脚。
  笺笙的家,大方简约的装饰不算意外,阳台几盆雏菊生的正好,冰箱上挂着曳地的吊兰。安排他坐在沙发上,笺笙出门敲了对面老奶奶的门。
  “回来啦。”老奶奶慈祥的声音传来“再不回来,我可要受不了啦,哈哈哈。”“怎么会呢,我家宝宝可是特别喜欢你啊,奶奶你也喜欢它们比喜欢我多。”“怎么会怎么会,你这丫头,晚上来奶奶家吃饭吧。”“不了奶奶,家里有客人。”“是不是今天上午那个小伙子?你男朋友啊。”“不是啦奶奶,我有男朋友了第一个告诉你。”“好好好,回去吧,别让客人等急了。”
  却意外的。她养了三只全然不同的猫。还有一只绿黄色明艳的鹦鹉。
  原来中午对门老奶奶抱着的猫,是她的。
  娴熟的给猫主子倒好猫粮,给并不聒噪的鹦鹉备好伙食,他杯中的咖啡喝的正好。
  “抱歉,请你来还把你晾在一边。”“没关系的,是我上门叨扰了。”“咳,不然,我请你吃个饭。”“你想吃什么?”

你是我的战争(正章一:她)

 肖詺一正常上班的第一天,起了个大早。
  多年的狗粮经验告诉他,早起一份精致而又美味的早餐很能赢得女孩的芳心。
  虽然直到中午,那个女孩儿也没有推门而入,和他说早。
  落寞的随笔画着花花草草,主编推门而入。
  “笺笙呢?”肖詺一皱眉摇头,主编叹气“你去看看吧。”
  笺笙住在一个相对冷清、郊外的小区,却也因为这样显得空气有些清新。他上楼,敲门,无人应答。却吵到隔壁房的老奶奶出门查看。
  “你是?”“老奶奶你好,我是这屋住着的女孩儿的同事。”“同事啊。”许是见肖詺一不是坏人,抱着一直橘猫的老奶奶笑眯眯的和他攀谈。是楼下爷爷半夜心脏病犯了,她帮忙张罗着去了医院。
  市中心医院总是繁忙,询问护士找到了老爷爷的病房。  
         正午的阳光透过纱制的窗帘投进屋里,精神明显不错的老人被床边坐着的女孩儿逗得直笑。
  好像亲父女一样。

你是我的战争(五:那年的杨柳)

 罗莳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人记得。普通到不会被注意的装束,没有拔尖的成绩和特长。每天一个人上下学,唯一陪着自己的,便是路边翠绿的柳树。她在这条路上,走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从儿童走到少年。
  但那个春天,有人告诉她。你要离开了。
  她在离开的前一天,一步一步,走着那条路。每一块砖都细心的踩过,每一棵树,都细心的看过。
  她站在树下看着飘飞的柳絮。她说,那是三月的雪,送她离去。

你是我的战争(四:真好,以后可以陪着你)

 “面试?虽然我不知道这里招不招人,不过你可以去二楼主编那里问一下。”肖詺一却没有去,他挂着儒雅的笑容,“请问您是,笺笙吗?”女孩有一瞬间发愣,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办公桌,一瞬了然“嗯,是我。”“幸会,我为您的作品画过几次配图插画,您好,我是肖詺一。”
  笺笙的眼里瞬时闪着光芒,“您就是肖詺一吗?我特别喜欢您的作品,请问您这次来是想要面试画师吗?”  “是的,我这次来是想面试进入这家杂志社做画师的。我就先去主编那里了。”   “好的。请。”
  看着肖詺一走远。她坐回位置,翻着过往肖詺一投稿的插画。思绪万千。
  突然,耳边想起了敲门声。“笺笙啊”  她回神,看着站在门口的人。“主编,你来?”  “哈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以后就是你的专用插画师了。”说着指了指身后的肖詺一。她有一瞬间的发愣,主编悄咪咪的走进,压低了声音“这画师不错,别再给人辞了。咳,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好好相处,我就先走了。”

你是我的战争(三:和你“初识”)

你是我的战争(二:你不知道的别离)

      肖詺一是初三的学生。和大多数这个时期的男孩子一样,开朗又活泼,爱玩又沉默,有着感情的懵懂。他帅气又绅士,是校草。而罗莳,却普通的很,普通到他根本没有打听到,她,除了名字和班级外的其他信息。
  肖詺一失恋了,他没有再见过罗莳一眼,因为她走了,没有征兆的离开了这个学校。又或许,他能遇见她,就是征兆?
  肖詺一开始思念这个女孩,这个他只知道名字和模糊长相的女孩,他用他的画笔一笔笔勾勒着。他和她赏了花看了月,走过流水上的桥,见过深夜的萤火。他与她逛遍了整个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