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炖鸡

抽搐型写文。

我会守护好荒川。还有你。

    不算明亮的阳光撒在荒川荒凉的土地上,汹涌奔腾的江水让人,甚至妖怪望而却步。岸边一块长石台上摆放着供品。那是被荒川养育的人类对荒川之主能拿出的最高敬意。
    凶险的荒川孕育着几个不大不小的村子。强大的妖力和治理水灾庇护荒川使他广受爱戴。
   可荒川之主凶恶,似乎是生活在这里小妖们集体的认知。
    荒川之主沿着河岸漫步,老远就看到几个小妖聚在一堆嬉闹。领头的小妖叫金鱼姬。正凯凯而谈着说要征服荒川,征服世界。红蓝相间的衣裳在太阳的照耀下仿若透明。太耀眼了。也太脆弱了。
   突然表情凝重的小妖和出现的阴影让金鱼姬明白了什么,回头看到的高大身影和严肃的面孔让她有点紧张。荒川之主按住金鱼姬的头,顺带揉了一大把“小矮子就安稳的找个地方活下去,统领荒川征服世界不适合你。小妖怪。”直到荒川之主错身离去,金鱼姬才反应过来。小矮子?小妖怪?她气的冲他的方向喊到“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可恶的傻大个儿!”
    荒川还是宁静的。没人会在意一只小妖怪的去留。
    金鱼姬就在那天,含着泪离开了奔流不息的荒川。
    亞死了,那个永远笑着的水妖。那天早上,伙伴中的某个小妖跑来焦急的跟她说,亞因为刺杀荒川之主不成,被荒川之主杀掉了。
   她赶到的时候,亞不甘的睁大着眼睛倒在血泊中。怎么可能,亞怎么可能想暗杀荒川之主。眼泪夺眶而出。朦胧中看到的,荒川之主站在凌冽的风中,手上的血液还未擦去。
    偌大的荒川不会在意一只小妖的去留和悲伤。同时也不会在意大妖怪的思想。荒川依旧奔流不息。可她那天的眼泪如剧毒腐蚀着荒川之主的心,仿佛手上的血液都变得滚烫。
    “走了也好。走了就好。找个合适你的地方。活下去。”
    金鱼姬的女子会办在花开正好的林中。意外到来的的荒似乎是个不得了的大妖怪。却语言犀利又招人讨厌的帮荒川之主说好话。真是讨厌。什么征服世界,都是说说而已的啊!谁有兴趣做那种麻烦的事情!只是……那个傻大个儿对自己的态度,自己才不是小矮子!也不是什么弱小的小妖怪!“他杀了我朋友!”“你真的了解你的朋友吗。单纯是好事。可单纯太过就是傻。荒川之主无故杀一个小妖做什么。”……金鱼姬气的脸色通红,急坏了一旁的辉夜姬。
    “荒大人不如帮忙预言一下,那位荒川之主在做些什么?”烟烟罗缓缓吐了一口烟宁静的说到。荒闭了会儿眼睛,缓缓的站起。“荒川大乱,荒川之主可能,”
    “不可能!他那么强大的妖!”“荒川凶险异常,大妖怪无数,荒川之主妖力再强,蓄谋已久的叛乱之下,想护住周围村庄和臣民也不是易事。”金鱼姬慌乱的离开,惹得辉夜姬紧张跟随“等等我,金鱼姬!”
    “你不跟着去吗?”   荒看了眼身侧的女人。  “倒是我想说,荒大人居然也会夸大其词吗。”   “呵,你是个聪明的人。”     “荒大人,以后可有什么想法。”    “远方,有个神社。”    “嗯?”    “那里曾住过一位风神,庇佑着的子民舍弃了他。”    “要去找他吗?”   “是,或许他的话。”或许他的话。可以,理解我。
    [荒川]
   叛乱者为首的妖怪狂笑,仿佛胜利已经属于自己,面前的荒川之主已经筋疲力尽,却还在用妖力紧守着村子,“没想到荒川之主如此愚钝,这种时候了还想着保护人类。”   “呵,这就是为什么我是荒川之主,而你只能为寇。”   “不自量力!”  恼羞成怒的妖怪凝起妖力,攻向荒川之主。却被一只金鱼挡了下来。红蓝色的金鱼吐出泡泡开始反击。“你。你怎么。”  “笨蛋!怎么被打成这样!”风风火火的少女回头向着金鱼“金鱼!反击!”
村子!!荒川之主猛的回头看向了村子的方向。蓝色的。辉夜姬蓝色的结界将村子包裹。庇佑着人民。
荒川之主将手按在金鱼姬的头上,“你做的很好了,接下来交给我。”   站在金鱼姬的身前,荒川之主看着面前一众妖怪“对人类出手牵制我,呵,以为你们能牵制多久。”
    荒川是宁静的。刚刚的战争很快就会被淹没在奔流和河水里。荒川之主蹲下,看着面前的少女。“谢谢你帮我挡了一击,也谢谢你的朋友守护了村庄。也谢谢你回来了。”金鱼姬没忍住狠狠地把手拍在荒川之主的头上,狠狠地揉搓。“不客气呢,守护荒川也是我的责任嘛,毕竟我是要征服荒川的人!”   气愤的想着荒那个男人!太过分了!这个男人根本就还有余力嘛!击退敌人只是时间问题啊!“我会守护好荒川还有你的。虽然你是一只小妖,可我是咸鱼王啊。”金鱼姬猛的双手拍住他的脸“荒川是我的!”“对,我是你的。”荒川之主抱住金鱼姬的腰猛的将她举起来,果然,很耀眼呢。
“啊!傻大个儿!你把我放下来!”

评论(2)

热度(21)